文学作品
麦田里的守望者
时间:2017-06-01   作者: 吴巧丽  编辑: 刘建华

“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。几千几万个小孩子,附近没有一个人——没有一个大人,我是说……除了我。我呢,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。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.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,我就把他捉住——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,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,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,把他们捉住。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。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。”

塞林格的名著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主人翁,对人成长后的溃烂表示了极大的厌烦,对成人世界的庸俗腐败极为不满,他的理想不为官不为富,只为保持纯真,和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一起游戏于田野里,麦田里,而他,就做一名简单质朴的麦田里的守望者.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.

端午节回老家看望父母,马路两边全是一望无垠的麦田。想起小时候每到收割的季节,父母都会选一个天气晴朗,艳阳高照的日子,因为这样的日子麦秆不潮,脆脆的好割.那时候一把割麦刀,一个草帽,提上一个保温壶,带两个茶碗,就去了战场.

毒辣辣的太阳晒的脸发疼,锋利的麦芒扎的手刺痛,脚下的麦茬时不时会因为没站好而扎到腿脖子上,扎的好疼,大人们热火朝天的在割麦,时不时的会大吼一声,那狗蛋,把电壶提过来,好渴啊!

我们在干吗?酷夏季节,漫山遍野金灿灿的麦田,争相斗艳的野花,翩翩起舞的蝴蝶,小河里静悄悄的流水,我们在摘野花编织花环带头上当遮阳帽,我们抓住蝴蝶后又看着蝴蝶从手心里巧妙的飞走,我们在小河边翘着小脚丫子在河水里抓田螺,凡是能玩的能想到的我们都会玩一遍.

听到大人的吼声,我们立即停止玩耍,奔赴过去一手提着保温壶,一手捏着两个茶碗,给各自的父母送将过去.壶塞拿下来放麦茬上,小心翼翼的把水到茶碗里,再稳稳的送到父母手里,瞧那草帽下红彤彤的脸,急迫的眼神,恨不得一口气把麦子都割下来,这是跟老天爷的坏脾气抢麦子啊,一不小心发火了,下雨了,麦子都倒了,或者发霉了,磨出来的面粉蒸的馍馍又黑又粘……

通常一亩麦子两人要从早晨割到下午,装车的时候,是用架子车拉,大人拼命抱着大捆的麦子朝车上装,麦堆的样子是中间横着,两头竖着,装的高高的在用麻绳四周捆结实了,拉回打麦场.

小孩子们通常是扫后营的,我们要跟着车后面捡掉下的麦子,通常一路能捡一小笼麦子,这么用劲的跟着是渴望得到父母的一句赞扬,这孩子真能干,呵呵…….

拉完地里的麦子,我们最艰巨的任务是要把地里遗留的麦穗捡一遍,不能有丝毫的马虎,颗粒归仓啊,粒粒皆辛苦啊,这些我们那时不懂,但是我们能看出大人们对粮食的渴望和珍惜。小时候妈妈经常给我们讲一粒米一条命的故事,说是一个穷人给一户地主当佃户,到了收割的时候颗粒无收交不起租,地主派狗腿子去佃户家里催租,看见一个装麦子的袋子就去抢,佃户手伸进袋子里抓,狗腿子把佃户一脚蹬倒,再踢了几脚,佃户挣扎着,一会就没命了,狗腿子夺过袋子扬长而去,佃户的老娘亲哭天喊地的抱着死去的儿,打开儿攥紧的手,一看,手里只有一颗麦子,这就是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归宿,任凭怎么努力却始终摆脱不了被欺负压榨的命运。

我才六七岁,听得似懂非懂,只在心里狠狠的在恨那个地主。

收完麦子,堆在打麦场后,是我们一家老少最放松的时刻,这时候可以回家吃馍馍就咸菜,喝一碗甜甜的绿豆汤消消暑了,回到家门口,祖奶奶坐在门口用拐杖指着巷道遗留的麦穗,“狗蛋,赶快拾起来”,每次拾麦穗的时候是我最自豪的时候,看见一个一个金灿灿的麦穗,我们的眼睛都绿了,任凭怎样描述,现在的90后、00后都无法明白那食不饱腹,衣不遮体的贫困岁月。

就这样周而复始,年复一年,我们长大了,要出外求学了,做不了麦田里的守望者了,守望不了麦田、麦穗、苍陌、斜阳、蝴蝶、河流、守望不了我们的父母亲、乡亲们、小伙伴们。为了理想,我们走向了四面八方,只盼望有朝一日,我还能回家去,做麦田里的守望者,追随着父母的脚印,一边和小朋友踏着溪流摸田螺、追蝴蝶,一边捡麦穗。